"За то, что вы, уы, бопьны не мной.За то, что я, увы, больна не вами. "

【芭蕾舞评/翻译】Akram Khan版本《吉赛尔》——逆境中的真实女人

Akram Khan的移民吉赛尔——逆境中真实的女人

来源:https://www.theguardian.com/stage/2016/sep/27/akram-khan-giselle-migrant-english-national-ballet-tamara-rojo-interview

原作者:Judith Mackrell

翻译:blue

(业余翻译,仅供交流,不得商用。)

“作为观众和作为编舞去看待吉赛尔是截然不同的——你知道你必须自己处理(这个故事)。”

这是Akram Khan清晰的想法。他解释说,在他为英国国家芭蕾舞团(以下简称ENB)着手改编这个计划之前,他只看过一次吉赛尔的演出,以一个好奇的旁观者的身份。这部芭蕾作于1842年,由Jules Perrot和Jean Coralli编舞,直接出自欧洲浪漫主义的中心。它的故事背景与来自孟加拉国的Khan遥不可及:一个年轻的农村姑娘被她来自贵族阶层的爱人阿尔伯特欺骗,但在死后对他深情不渝。

同样,吉赛尔精致轻飘的舞蹈语言与接近地面、充满打击元素的印度舞蹈卡塔克和Khan接受的西方现代舞风格也大不相同。

然而,芭蕾世界已经开始寻找崭新的、甚至令人惊异的领域的编舞,而Khan本人正在逐渐响应这个召唤。他曾经与法国芭蕾舞者Sylvie Guillem合作,在2014年又接到ENB新上任的总监Tamara Rojo的委任,为这个舞团创作一部新作。

那部名为《Dust》的作品令双方都大为满意,Rojo就提议改编《吉赛尔》。改编这部广受尊崇的古典作品,令Khan心怀敬畏,同时他也兴致冲冲地期待这个故事、这些人物和这个构架给作为编舞的自己带来收获。“对我来说,尊重原作至关重要。对于像《吉赛尔》这样一部地位神圣的作品,你可以说‘去你的吧’然后走向完全相反的方向,但我意识到你必须倾听原作,以全身心感受它。”

Khan用了一年时间与他的舞台导演Ruth Little合作完成这个计划。当我(Judith Mackrell)在ENB于伦敦的工作室与他们交谈时,他们表示,刚开始要把握这部芭蕾的剧情和Adolphe Adam的音乐非常困难。“从各方面来说,这个故事似乎很单纯,”Little说,“音乐看似短小,与主题紧密结合,”每个片段只有一分钟左右,这与Khan作品中音乐的展现方式迥异。但是,Little指出,“这部芭蕾的传世并非毫无缘由。”它的生命力使它足以支撑彻底的改编,包括Mats Ek 和MichaelKeegan-Dolan的版本。

当Khan和Little开始这个计划时,欧洲难民危机充斥了新闻报刊,而这显而易见会成为他们的二十一世纪吉赛尔的关键。他们把芭蕾的背景设定在移民工人的社区中,移民们由于被服装工厂解雇,不得不在临时帐篷中艰难求生。阿尔伯特的贵族世界变成了地主与工厂主的特权阶级,他们生活在用一堵高墙隔离工人们的地方。

既然有了如此严酷的新背景,芭蕾的女主角也不可避免地经历深刻的改变。Khan说他很难与柔顺天真的原版吉赛尔感同身受,他把她比喻为卡塔克舞蹈中极其女性化的女人,“她们总是娇羞又饱含敬畏,我讨厌这样,(印度女神)茹阿达在今天会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伸出一只手让(印度神祇)克里须那把他的电话号码写在上面。我想在《吉赛尔》中塑造一个真实的女人,她拥有自己的生活,历经世事。”

在Khan眼中,吉赛尔的特质不在于天真,而在于怀抱希望的能力。“她身处逆境却义无反顾去爱,她眼中处处都有美,她总是期待着美好的转机,这就是她对阿尔伯特毫无保留的原因。”另一个吸引他的角色是希拉里恩,他本是农民的猎场看守人,深爱着吉赛尔,却残忍地逼迫她直视阿尔伯特的欺骗。“他是最有缺陷、最有人性的角色——他内心的矛盾交战令我感兴趣。”Khan和Little将芭蕾中的希拉里恩延伸成为一个中间人,一个周旋于移民和资本家之间的角色:“有时我对他太过着迷,以至于我一度提出划掉‘吉赛尔’的标题,旁边是鲜血写下的‘希拉里恩’。”

在重制这部芭蕾的过程中,Khan彻底重编了它的音乐。Adam(原作曲家)的一些主题和旋律会弱化至难以辨别,但他(Khan)说它们将由作曲家VincenzoLamagna进行发展和改写,成为“美丽而有趣的东西”。Khan用自己的方式使编舞保持着与十九世纪文本的相通,尽管这部舞蹈的内容是全新的,他在创作过程中使自己沉浸于古典芭蕾的表达方式。“Tamara总是对我说,她希望这部作品成为我作为一个艺术家的旅程。”他说,“如果我为ENB创作的作品却在我自己的舞者身上有更好的展现,这份工作就不过是白白浪费时间了。”

也许Khan这场旅程中最极端的部分就是立足尖的舞蹈语言。他只在阴森的第二幕中使用了它(第二幕从月光笼罩的坟墓变成了废弃工厂),但是他深为立足尖挣脱重力的可能性所吸引。“这一幕缥缈而虚幻,不似在人间;我怎么能不加入足尖鞋呢?足尖鞋就是为这个目的产生的。”

轮流出演吉赛尔的两位首席演员分别是Alina Cojocaru和Tamara Rojo。“她们都是很优秀的艺术家,提出了许多有趣的问题,”Khan说,“Tamara总能够纵观芭蕾的全局,而Alina总是从吉赛尔的角度提问。”他很乐意与两位芭蕾舞者搭档,但他说他不可能在自己创作的这部舞剧中跳舞,“如果我真的参与进去,我可能会担任一个次要的角色——又跛又脏的那种。”

但是他最为钦佩的是艺术总监Rojo的远见和执着。为了让Khan拥有足够的时间与ENB的舞者们磨合工作,她把其他所有芭蕾的排练和表演都暂缓——这是对于一个忙碌的剧团来说前所未有的牺牲。“对Tamara来说,艺术就是一切,她确实非常重视这部《吉赛尔》。”Khan说,“她不只是想要一个新玩意儿——她想要一部拥有生命与未来的《吉赛尔》。我不敢说我能做到,但这是我们共同的愿望。”

 

Akram Khan《吉赛尔》舞评(选译)

来源:http://practicallyperfectmums.co.uk/akram-khans-giselle-review/  

原作者:Jane Batt

翻译:blue

Akram Khan新版《吉赛尔》是在社会不公的背景下关于爱、背叛与宽恕的故事。在这个改编的版本中,移民工人不得不在他们赖以求生的工业浪潮中沉浮。

剧情概要:

第一幕

吉赛尔是移民工人的一员,这个群体在一家服装工厂倒闭后集体失业。富裕的阿尔伯特假装成一个流浪汉以追求吉赛尔,但是他的伪装被希拉里恩——吉赛尔的爱慕者——识破了。希拉里恩是一个中间人,他为了个人和集体的利益与地主做交易,并且有意模仿这个阶级。

阿尔伯特试图向吉赛尔求爱,但是工厂主们在这时到来,他也不得不回到自己阶层的生活,回到未婚妻的身边。吉赛尔因悲伤而发了疯,在地主们的命令之下,成群的流浪者将她团团围住,当人群散开时,她只剩一具死气沉沉的尸体。

第二幕

场景转换成了一个破败、废弃的幽灵“工厂”,这是吉赛尔和她的女性工友们曾经工作的地方,她们许多人已经死亡。阿尔伯特来到这里哀悼吉赛尔,却被薇莉斯女王玛莎赶走,薇莉斯女鬼们是死去的工人们所化,她们为了生前遭受的不公对待寻求复仇。玛莎从吉赛尔的尸体中将她召唤,邀请她加入她们的死者之国。

希拉里恩也来到吉赛尔的坟墓致哀,却被薇莉斯女鬼包围,她们为吉赛尔之死寻求公道,将他残忍杀害。

阿尔伯特返回工厂与吉赛尔的幽灵重聚,两人游离于生与死的边缘。吉赛尔冲破了暴力的包围,违抗了玛莎的命令,原谅了阿尔伯特并将他放归生者的世界。薇莉斯女鬼与吉赛尔一同消失了,而阿尔伯特被自己的阶层遗弃,孤零零地留在墙边。

关于音乐:有时候,这部音乐听起来根本不像音乐,反倒像是工业噪音,有时像是警报声,有时像是海浪声,暗流涌动的重复的声音营造了张力,犹如轰鸣的心跳。

除了乐团里常规的声音之外,一些不寻常的乐器用于提供这部作品需要的奇特音响,比如里拉琴。



评论
热度 ( 4 )
  1. 雁南飞Марина 2 转载了此文字

© Марина 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