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为主的各方面翻译、评论文章,少许散文写作。
“与英雄的心灵相配的刚韧,/
在时间和命运的手里衰落,然而强悍的是/
抗争,寻找,发现,并拒绝屈服的意志。”
丁尼生《尤利西斯》

【笔记/评论】毛姆短篇小说笔记(1)——《创作灵感》

毛姆短篇小说读书笔记

作者:blue

单篇评论:

《创作灵感》:

  1. 宏伟现象起因之荒谬卑小的讽刺意味和对撞
  2. 阳春白雪受众之狭窄(固步自封、洋洋得意)
  3. 自诩严肃的文人的故作姿态、虚伪、浅薄、虚荣和自赏(“艾伯特·福利斯特夫人高大的身躯微微一颤。仿佛突然冲进开满风信子的房间,醉人的香气令她目眩神迷。她变得温和起来。”),是对所谓文化圈的全面讽刺
  4. 通过不着痕迹地将“新厨子的箱子”落地的巨响插入看似一成不变的日常之中,平地一声惊雷,揭示了福利斯特夫人生活中的一个巨变。新厨子的箱子掉了——新厨子——旧厨子走了——找丈夫——丈夫与旧厨子私奔了(渐强,反推)
  5. 对文人圈自诩清高的反嘲:“如果说有什么东西能终结作家和政治家的事业的话,那就是笑柄。”“…你丈夫不仅抛弃了你,也抛弃了他们。这对他们也很不利。说实话,艾伯特·福利斯特让你们大家都成了十足的傻瓜。”“在你的聚会上我经常有种遏制不住的冲动,想要脱光衣服,看看大家如何反应。”

技巧上:

  1. 提前给出结局(著作《阿基里斯雕像》与其巨大成功),用反推的方式一步步展开看似荒谬可笑的起因,与开头形成强烈的落差
  2. 适度地列举现象,隐藏真意。全篇几乎全用反讽。
  3. 营造对立的两个视角:所谓文化人视角与所谓市井小民的视角,作者的态度为前贬后褒,然而以文化人视角为叙述视角,让第二个视角隐藏在第一个视角下发声。前者的代表人物是福利斯特夫人和她的朋友与评论家,后者的代表人物是艾伯特先生、厨娘、沃伦小姐和公众。毛姆成功地虚构出了一种片面、狭隘、虚伪的文人立场,让不动声色的叙述充满了嘲讽意味。
  4. 全篇最酣畅精彩的地方,在于由于听到新厨子箱子坠地的声音而知晓丈夫与厨娘私奔这一惊天新闻后,一众文人失魂落魄的惨象,作者苦心经营的这一种引人发笑的文人视角就在这时被揭开拿腔作调的盖头,露出了滑稽可笑的真身:“艾伯特·福利斯特让你们大家都成了十足的傻瓜。”这句话揭露了自命不凡的文人圈子建立在一个多么虚无的自赏的基础之上,他们引以为豪的严肃被一件丑闻破坏得面目全非。如果他们因此顿悟,那么后文中福利斯特夫人与艾伯特和厨娘的交谈便不会延续喜剧效果,对文人的批判就走向了一个有效自省的方向了。幸好,作者用福利斯特夫人坚持不懈、执迷不悟的自我陶醉进一步强化了整件事情的荒唐:“‘为了我的艺术,不是为了我自己。我不会让市井小人卑鄙的笑声玷污我历来追求的真善美。’”这是多么令人敬佩的自我恢复和自我欺骗的能力。
  5. 结局的安排,是继福利斯特夫人用一句话力挽狂澜,高尚化寻夫的决定之后,又一个文人圈的自我拯救。试想若福利斯特夫人果真将丈夫拒绝回家的经过以实相告,对她自己、对文人圈是多么可怕的毁灭,多么令人羞耻的幻灭。但是换个角度想,从全文对福利斯特夫人的塑造上看就可知以她的虚荣与执拗,她是不可能和盘托出的。因而福利斯特夫人将起初她以为粗俗的写作建议高尚化,并且假装将丈夫背叛的世俗琐事全然忘在脑后,其实不仅拯救了自己,也拯救了整个文人圈,给所有文人带回了尊严,阻止了他们从彼此搭建的精神层面的高台上坠地而亡。
  6. 因此,这是一个将以福利斯特夫人为代表的文人圈当做主体,以艾伯特先生与厨娘的私奔丑闻为一道晴天霹雳,主体怎样依借自身特征实现这创伤的愈合的故事。然而这愈合终究是个笑话,就像一群孩子玩着扮演游戏,拒绝相信真实世界的讯息。市井小民视角简朴地提供了不加修饰的真实,比如沃伦小姐的放声大笑,艾伯特犀利而直接的评论,但是最终这个群体选择回到自身的幻想和空中楼阁之中。


评论
热度 ( 2 )

© 石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