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За то, что вы, уы, бопьны не мной.За то, что я, увы, больна не вами. "

【访谈翻译】伊莲娜·弗罗洛娃:“诗歌与爱一样,是不论年龄的。”

伊莲娜·弗罗洛娃:“诗歌与爱一样,是不论年龄的。”

资料来源:http://elenafrolova.kroogi.com/en/content/1952572-Elena-Frolova--Poezii-kak-i-lyubvi-vse.html?album_id=1687335

译者:blue

注意:

1.仅为个人翻译,谷歌俄翻英,自己英翻汉。模糊不定之处已删减,翻译水平有限,欢迎指正,拒绝盗用。

2.注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虾米音乐网或维基百科。


   集作家与歌手两种身份于一身的伊莲娜·弗罗洛娃喜欢20世纪30年代的苏联音乐。她解释了为何自己不感到被芬妮·阿尔丹(1)冒犯,提出歌曲的歌词并不重要,还认为尽管音乐是非政治的,它必须作出一个道德选择。

  她拥有音乐教育的文凭,但她对音乐文化的了解程度和对吉他的运用却不能以此衡量。她的表演风格没有独特之处或显著提升,但其对观众造成的影响和那种魔力却不言而明。她是个俄罗斯人、一个观念正统的人,同时是个对各国音乐文化颇有见地的行家。她成功将复杂的诗人文本应用于音乐之中,比如茨维塔耶娃、怀特(2)、库兹明(3)、曼德尔施塔姆、塔可夫斯基(4)、布罗茨基,她演唱他们的诗作就如同旋律与诗行共同诞生一般。

  伊莲娜·弗罗洛娃从12岁时开始写歌,15岁时在音乐会表演,18岁时第一次获奖。她出现在许多有创意的组合中(沃勒三重奏、克里奥尔探戈乐团等),同时已经与伊莲娜·坎布洛娃(5)成立的莫斯科音乐诗歌剧院有超过二十年的合作。她的歌词文本包括超过一千首俄罗斯白银时代的诗歌,20世纪50年代的意大利诗歌,14世纪的西班牙犹太民谣和现代诗人的诗作。

  她有一副美妙的嗓音,温柔而强有力,富于情感和魅力。她专注于那些令人震颤的歌词,拥有强烈的悲剧音调。她的高超技巧来源于罕见的投入:弗罗洛娃在每首歌中都死去,然后重获新生。

 

Q:告诉我,你的观众群在哪?在哪里演出遇到了最大的困难?

A:我的大部分观众都在莫斯科,他们已经成为了家庭般的群体。在莫斯科,我敢于放手实验,唱一些不太确定的歌曲——那里的人们愿意聆听。最困难的经历···我曾经在法国举办一次演唱会。我邀请了一位熟人,他是一家大银行的经理,热爱俄语和俄罗斯文化,一连十年不停邀请我去他工作的所有地方(开办演唱会)。一开始,为这些商人唱歌困难重重,中间存在误解。这个人追求完美,却没有意识到一点:让那些直到六点钟下班前都坐成一排解决经济难题的员工去聆听伤感的俄罗斯歌曲是很难的。但紧接着第二天我还要为顾客们演唱···

Q:法国的银行顾客们比那些员工更好地理解了你“伤感的俄罗斯歌曲”吗?

A:是的,公众反响不错。他们的钻石闪闪发光,不过大家听得非常认真。(笑)

 

Q:列娜,你记得吗?一年前我告诉你芬妮·阿尔丹在电影节上演唱了你根据茨维塔耶娃诗歌写出的歌曲,你觉得她是童年时从俄罗斯邻居那儿听来的吗?

A:我记得,我甚至猜了猜她从哪里听来的。有人给我看了一张(她的)专辑,这首歌被收了进去。不过,也许她只是听了我在法国发行的CD,真奇怪她怎么没有把这首歌和歌手本人——我——联系起来。

Q:你不觉得受到冒犯吗?

A:当然没有,我觉得没什么。

Q: 她把你的歌当成了另一个人的,这也没什么?

A:看在老天份儿上,美人做什么都能受到原谅。

 

 

Q:列娜,告诉我,你会不会觉得自己有点过时了——经常出现在各种陈旧的分类里面?现在的年轻人对白银时代的诗歌和相关歌曲并不感兴趣。

A:我觉得年龄说明不了什么,在演唱会上我看到了很多年轻人。我在莫斯科的一位忠实粉丝是个五岁的小女孩,她来听我的每一场演讲,把我所有歌曲熟记于心。如果我忘了歌词,她会发现的。她特别喜爱根据古巴诺夫(?)和布罗茨基诗歌改编的歌曲。

Q:记得一个玩笑(?)说:带你的孩子来参加我们的演唱会吧,他们是我们未来的保障。

A:(笑)这不太可能。如果你没有吸引人心的力量,没有人会听你唱歌。总的来说,我这种音乐并不以年龄区分,它包含其他东西。诗歌和爱一样,不分年龄。这甚至也不完全是诗歌。你知道,我最近才意识到尽管自己的歌曲确实是诗性的,歌词其实不是最重要的。

Q:那什么是最重要的?

A:能量,我猜。

Q:也许吧。你的歌曲更接近于某种魔力。

A:在这个层面上我确实是个挺传统的人。(笑)

 

Q:我尝试着用分解的方法去感受歌曲中的和谐,去搞清楚它运作的方式。我想,你的演唱在女性化的声音与强劲有力的吉他伴奏中形成了对比。

A:噢不,我觉得男性在弹奏吉他上(与我)有很大差异,比如说艾瑞克·科拉普顿(6)。如果我弹吉他能被称为“强劲有力”,那大概源于一种无力感。

Q:但仍然要说,像你这样的声音一般与柔和的吉他伴奏相对应。

A:那这就不能称作“弹奏吉他”,只是伴奏而已。如果我们把吉他当做一个独立的个体,这就应该是艺术家的二重唱。人声与吉他就像骑手与马,对于骑手来说,马不是一辆车,而是一个伙伴,一个兄弟,是自我的延伸。我着实没有想过自己这把吉他的性别,但我想它的能量应该在另外的方面。

 

Q:你现在会演唱不同国家的歌曲,比如墨西哥、希腊、西班牙犹太歌曲?

A:我听很多歌,我想知道人们在各自国家的(音乐)传统根基之上如何发扬个性。摇滚和乡村音乐都很好,但它们是一种再造,根源已经遗失了。拉丁音乐与其根源联系更紧密。举例来说,因电影《弗丽达》为人所知的恰维拉·瓦加斯(7),或者玛利亚·比桑尼亚(8)。

  我已经说了无数遍:伊莲娜·安娜德烈芙娜·坎柏洛娃对声音有绝妙的理解:声音是一种独立的存在,在人们的身体里过着自己的生活。我有个朋友,她与无形力量交流。她告诉我,我的无形力量是十五世纪某些意大利教堂里的声音。所以声音毫无疑问是一种独立的、栖身于任何人体内的物质,声音能诉说超出语言与旋律之外的东西。当然,罗拉·菲比安(9)用她那美妙的声音去唱糟糕的歌曲太可惜了,如果她能唱点更好的歌曲,一定能产生奇迹。

 

 

(1)芬妮·阿尔丹(Fanny Ardant):法国女演员。

(2)托马斯·怀亚特爵士(White):英国诗人、政治家。其最大的贡献是把意大利的十四行诗和三行连环韵诗以及法国的回旋诗引进英国,翻译意大利著名诗人弗兰齐斯科·彼特拉克等人的诗歌,并和萨里伯爵结成知交,开创英国十四行诗体。著名诗歌有《他们躲着我》、《我的诗琴,醒来吧》、《在永恒中》等。

(3)米哈伊尔·库兹明(Kuzmin):俄罗斯诗人、音乐家、小说家,对白银时代诗歌有杰出贡献。

(4)塔可夫斯基(Tarkovsky):俄罗斯著名诗人,其子是俄罗斯著名导演。

(5)伊莲娜·坎布洛娃(Elena Kamburova):俄罗斯歌手、演员。她也曾根据马雅可夫斯基、勃洛克、茨维塔耶娃、阿赫玛托娃、曼德尔施塔姆等人的诗作创作歌曲。她于1992年成立了莫斯科音乐诗歌剧院。

(6)艾瑞克·科拉普顿(Eric Clapton):英国摇滚和布鲁斯吉他手、歌手。

(7)恰维拉·瓦加斯(Chavela Vargas):墨西哥歌手,被称作“墨西哥的比莉·荷莉黛”,画家弗丽达的情人。

(8)玛利亚·比桑尼亚(Maria Bethania):巴西桑巴歌手。

(9)罗拉·菲比安( Lara Fabian ):比利时裔法语歌手。

 


评论
热度 ( 1 )

© Марина 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