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与学

文学为主的各方面翻译、评论文章,少许散文写作。
“与英雄的心灵相配的刚韧,/
在时间和命运的手里衰落,然而强悍的是/
抗争,寻找,发现,并拒绝屈服的意志。”
丁尼生《尤利西斯》

【笔记】《寂寞芳心小姐》纳撒尼尔·韦斯特 著 笔记(未完)

blue

范围:《寂寞芳心小姐》施咸荣 译 P1~P90

分类:特征、主题、待解

(摘抄为主、分析随后)

寂寞芳心小姐 笔记

特征:

文字的经济性

 

频繁密集的讽刺(应接不暇)

“‘生活确实有意义’”

“收到的信不再有趣”

“‘你干嘛不给他们些有希望的新东西?跟他们谈艺术。’”

“我拿耶稣身上的伤口和我们家积蓄零钱一样积蓄我们零碎罪孽的神奇钱包作比较。”

 

暴力/野兽隐喻

“都是心形菜刀在痛苦的面团上刻印出来的”

“那影子像长矛似的横在小路上,也像长矛似的戳在他身上”

“它已拿起七月的所有残酷,去虐待几撮从精疲力竭的脏土里冒出来的绿尖”(黄灿然版本)

“在人的皮肤底下,是一座奇妙的莽林,在那里血管像茂盛的热带植物似的悬挂在过于成熟的器官旁,野草似的内脏···有一只叫灵魂的鸟儿···”

“在身体莽林里的一只活鸟要比图书馆阅览桌上两只剥制的鸟好得多。”

“等他讲完,他那张三角形的脸已像一柄小斧的刀刃那样砍在她的脖子上了。”

“直到一只沉重的胳膊像捕兽陷阱里砸兽的巨木似的落在他脖子上”

 

对知识(分子)的戏讽

牛眼睛姑娘、“在身体莽林里的一只活鸟要比图书馆阅览桌上两只剥制的鸟好得多。

 

 崇高性与日常琐碎/抽象与具象之间的转化/对比

“明天他要邀请那些‘伤心的人’、‘厌倦一切的人’···都到这里来,用他们的眼泪浇灌这片土地,于是花儿就会盛开,只是这些花儿闻上去有脚的气味。(受践踏、受凌辱的气味)”

向他们(读者)解释,人类不能光靠面包生活,同时赐给他们石头,教他们每天早晨这样祷告‘我们日用的石头,今日赐给我们。’他已赐给他的读者许多石头,事实上多得只剩下一颗给他自己了——那颗在他胆内的结石。”

“但灰色的天空···上面没有天使,没有燃烧着的十字架,没有口衔橄榄枝的鸽子,没有主宰一切的动力。只有一张报纸像只断了脊梁骨的纸鸢似的在空中挣扎。”

“我拿耶稣身上的伤口和我们家积蓄零钱一样积蓄我们零碎罪孽的神奇钱包作比较。”

“基督不像是在痛苦地挣扎,而是安安静静地充当装饰品。”

“他的祷词···声音总像是售票员在报站名”

“···他···就在墨西哥战争纪念碑对面的长凳上一屁股坐了下来。···他坐在那里瞪着那影子···它在迅速跳动着变长···显得又红又肿,仿佛它马上要喷射出一大堆花岗石的种子。”

与伯劳太太的约会(待长篇分析

 

主题:

人物分析:寂寞芳心小姐(失败救世主)

信徒 清教徒 悲悯 冷漠 

“每当他喊基督名字的时候···感到内心有种神秘的、力量非常巨大的东西。他一直玩弄着这东西,但从来不让他具体化。”

对秩序的敏感(无法按照自身信仰匡正世界的焦虑与绝望)

“一个无政府主义者衣袋里藏着一颗炸弹坐在电影院里也会露出同样的微笑。”

“他是个逃避现实的人。他想要栽培他内心的花园。”

“干净的老头儿”事件(消极应激反应)

“他像个死人,只有摩擦能使他暖和,只有暴力能使他行动。”

“但愿他能信仰基督”

“将爆炸的心”

“他不是开玩笑的人,是玩笑的牺牲品。”

 

人物分析:伯劳(美国撒旦)

终极否定/讽刺“‘只记住文艺复兴,那时候没人想心事。’他举起酒杯,做了个手势,把整个波吉亚家族包括在内”“‘我正在等候我的一个崇拜者···有很高的才学。’说道‘才学’二字,他用双手在空中勾勒出两只很大的乳房加以说明,‘她在一家书店工作,不过等会儿你瞧瞧她的屁股’”对病中寂寞芳心小姐说的话(待长篇分析))

与宗教的密切联系“石头与面包”“‘我能在水上行走’”“伯劳说他要舔麻风病人”

 

人物分析:贝蒂(贝蒂菩萨)

“只要有人动作下流,你就说他病了···”“他的烦恼都是城市的烦恼”“他只要一提起基督的那些信,她就改换话题,滔滔不绝地谈起她在农场的生活”“她不在乎,因为那不是人身上的气味”

 

寂寞芳心小姐与伯劳的对应/对立关系(重点)

“他的祷词总是伯劳教的那几句”“伯劳不会解雇他,他是伯劳最好的取笑对象”

 

寂寞芳心小姐专栏的讽刺性与意义

 

宗教:受讽刺与终极的本质——宗教、科学、社会

“寂寞芳心小姐中的寂寞芳心小姐”“西部某教派在宗教仪式中使用加法计算机”“他一边布道一边爱抚”“干净的老头儿”事件(对科学的嘲讽)

 

时代与(美国)社会的反映:

1.女性主义

伯劳和“牛眼睛姑娘”(头发理成男式、男子汉的有力握手、“我对新托马斯综合学说非常感兴趣”

抱怨女作家事件“暗示她们这伙人真正需要的是痛痛快快的强jian”

2.人的分类:种族、宗教、性向

3.知识分子的绝望

“他们也意识到自己稚气,但除此之外他们不知道如何进行报复。在大学里···他们相信过文学,相信过‘美’,相信个人风格是绝对真理。他们一旦失去了这种信仰,也就失去了一切。金钱和名声他们都不放在眼里,他们不是市侩。”“不管动力是死亡、爱情还是上帝,照样制造笑话。”

 

对现代信仰的呼唤(中心)

 

 

待解:

蛇和死亡的世界

 羔羊之死

所有来信的读者砌寂寞芳心小姐的名字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