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За то, что вы, уы, бопьны не мной.За то, что я, увы, больна не вами. "

【同人评论】And They Both Feel Life

评论存档

blue:

作者:blue

 @Amanda Huang 太太,长评来啦


正文:

 

  感谢Amanda Huang太太对这篇《And I Feel Life (for the Very First Time)》的翻译。

  最近看到的维勇文都着重刻画勇利对维克多的回应,很少有人去猜维克多这个人。因为他魅力四射、自信满满,对自己在别人身上施加的魅惑有充足的认识,仿佛是一个被完美自我膨胀得不需要顾虑感情上脆弱的人。大家写V对勇利的感情,很多时候只是用“他真可爱”来带过。不自觉进行比较,请别见怪,这只是强调这篇文的角度和切入点都十分特殊。同时,这里的勇利也不是个被平面化的形象,他确实是温和、羞涩的,但是对V的感情稳步地进展着,当一步步走进V的内心,最后他坚定地作出选择。所以,这既不只是V对勇利的追求,也不只是勇利对V的追求,这是两人在彼此的相互作用中如何完美地联结了彼此的故事。

  在番中,V似乎是个为了自我追求而不断在花滑上臻于完美的人,他的自我挑战和突破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但在文中,他的动机变了,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母亲。这样的设想也许受到了YURI与他爷爷关系的启发吧。有时,会觉得V个性上不像是文中这样的,但是文里对于母亲牵着他滑冰的运用很巧妙,把人物从头到尾的心理串了起来,使一切顺理成章。

  我曾经想过,V的魅力难道单纯是一种敷衍和假面吗,如文中所说?也许是,但不完全是。V相貌俊美是他魅力的先决条件,他在艺术方面的天赋也是一种条件,他渴望为母亲做到最好又是一个条件。我想,无论他在平时的采访、生活中是怎样的性格,以上这些因素就足以使他成为一个万人迷。是的,文中提过有言论认为他太高傲不羁、索取真心却不付出,有些人大可以把这理解为一种刻意的戏弄和操纵,毕竟V对自己的魅力有充分的、自信的认识,但这是否就意味着V完全是在利用这种魅力而玩弄别人的真心呢?我的理解是V也许有腹黑属性,却没有那种恶意。他既不是冷漠,也不是纯善,他只是隔绝,只是孤独。外界的人和他没有关系,就像雅科夫给他策划怎样赢得更多的掌声,他只在意母亲的目光,就像他默默地告诉自己,他不需要向别人证明什么。

  挺喜欢这篇文里对YURI和V关系的刻画的,像兄弟一般。V察觉到YURI的靠近,并恰到好处地给予指导,而YURI凭自己的敏锐看出V冰上的神伤。但是V习惯性地轻轻挡开了,就像之后他对勇利曾做的那样,他说“我不太会考虑在冰上自己的表情和想法”,这是番中的原话,当YURI问他AGAPE对他而言是什么。这是个意外,一不小心侵入过分,就像Harry问邓布利多从厄里斯魔镜中看到了什么而一不小心撞入邓布利多隐秘的欲望,YURI的问题也一不小心撞入V内心“无偿的爱”为何物,这已经进入过于私密的领域。所以V当时说“我不会考虑这种问题呀,难道YURI会考虑吗?真可爱呢!”大家似乎普遍觉得这说明V是个不拘小节的天才,不需要细腻的解析主题也能丰满地展现内涵(勇利似乎也是这么想的“因为他是天才啊”),但想一想任何一个人在被侵入私人空间后不都会本能地闪避吗?我想,这就是V的闪避吧,而后面那句调笑其实是故意激怒YURI来转移他的注意。我举这个例子,是说明V许多看似自大而自我的表现,其实是一种刻意的疏远,他把自己的内心和过去用自若的玩笑包裹着,挑逗别人只是附加值,真正意义在于他不着边际地推开了别人。

  但是,对粉丝和各种疯狂示爱习以为常的V为何独独会被勇利吸引呢?文中给出一两个小理由,比如勇利的身材和别的选手不太一样(喂这个),比如勇利的眼睛和自己的母亲一样颜色。也许在后面这一点上已经暗示了,勇利和母亲,会构成V生活中前后两个重要的部分。最重要的是,勇利对V的节目有了不一样的诠释。V在看勇利的模仿滑时先赞叹他技巧上的“完美”,然后是被勇利的诠释所打动。据文中说法,V滑冰时情绪感染力很强,却总是带着悲伤,在诠释痴情男子这套节目时他想必也是用一种近乎绝望力度的悲伤去表现的,这也许是他内心痛苦的一种发泄吧。但是勇利的诠释却是不一样的,他滑这套节目时是对初恋无声的告白,当他知道小优结婚之后,除了表现出一点苦涩,并没有沉溺其中、歇斯底里的模样,我认为他是带着遗憾、怅然和祝福来跨过这一道坎的。看,勇利对待感情上的打击就是这样温和,而这种温和,我相信也在那套节目中展现出来。他是温暖的、温柔的,虽然怀着爱,却不会对任何一方形成压迫,他向对方告白却不乞求回报,而是送出哀伤的祝福,带着遗憾的笑意。勇利的“痴情男子”与V强烈的肆意爆发的悲伤不同,是一种有热度的惆怅。这样的诠释,对V而言,不只是对自己节目的艺术创新,更进一步的,是对自己过去回忆的一种抚慰。

  仿佛一口暖气轻轻呵在伤口上。

  接下来V就跑到日本找勇利。当然,就像番里表现的,他一直在运用自己的魅力,运用美色(···)和开放的举动言辞。不过他对勇利,真的就像对其他人一样,只是冷漠的抗拒吗?应该从看了那套节目开始,他就已经对勇利产生的兴趣,并且对那种温度有种渴望了吧。是勇利带给他的惊喜,让他从勇利的仰慕中感觉到了和别人的仰慕不同的东西,仿佛是被太阳爱上。所以他对勇利施展那些微笑、眨眼、抚摸、拥抱之类的把戏,有戏谑的成分,是真心享受着对方被挑拨引诱、自己被别人渴望的感觉,也是真心想接近他。毕竟,被粉丝爱慕,和被自己在意的人爱慕,完完全全是两回事。

  而勇利的反应呢?

  勇利对V的感情,可以说与普通粉丝也不一样。他是从小被V吸引、对他着迷、模仿他的每一处的,也许动漫一直很夸张所以我们不会被打动,但是想想看,全身心投入地关注爱慕一个人,养他养的狗,做他做的动作,甚至蓄他的长发,整个房间都是他···在V主动到来之前,勇利对V就有种羁绊了。你可以说一个疯狂的粉丝都能做到勇利那样,但是试问一个疯狂的粉丝见到偶像对自己微笑、主动提出给签名,怎么会无动于衷,甚至不给出任何回应就转身离开呢?就算当时输了比赛、心情低落,也不至于吧。那是因为勇利的性格和他对V的感情很特殊,因为勇利虽然给人软弱温和的印象,内心却极其要强,他一不小心吐出的“这样是不可能超越维克多的”恰好证明在他表面的自卑下面是一颗极其争强好胜的心,正是因为这种好胜总是无法实现,才会有那样的脆弱玻璃心。这是侧面看勇利的好强,而第五集里他的不要命式自由滑则直接证明了这一性格特点,我想这一点上他与YURI可能不相上下吧。当看到一直追赶的偶像时,他选择离开而不是上前,因为他感觉到:自己没有资格,各方面差得远的自己并没有资格和那个登峰造极的天才站在一起。这就来到了第二点,对V的情感上。一个普通粉丝难道会要求自己和男神一样优秀才敢接近吗?只要仰望就可以了啊!可是勇利对V的感情很复杂,“必须要和他并肩”——想被他欣赏地真心以待,而不是向对别的粉丝那样给予表面热情的敷衍。勇利,用一句我很喜欢的歌词说就是“needs attention that is much more serious”。噢,其实还有个第三点,那就是勇利对V的心情,不知怎的有种特别敏锐的直觉。比如文中有一次V滑冰时流泪了,勇利走上前来关心地问他一切还好吗,V惯常地带上面具说“你关心我我好感动哦”之类的话,这就是平时用来应付旁人的伎俩,一如他第一次见面主动提供签名时那种心不在焉的热情,而两次,勇利都失望地离开了,因为他看出了,自己在V眼中,与其他人并没有区别。

  那么勇利想成为V的谁?

  用番里面的原话大概很清晰吧“维克多就是维克多!”他要他们俩一个是勇利一个是维克多,他们的关系独一无二(当然这只是官方花样卖腐我觉得并不能说明什么,他们就是要在一起···)。在文的后期,勇利对V的感觉在渐渐变化,刚开始他是遥不可及的偶像,然后他是尽职尽责的完美教练,然后,他是一个自己无比在意,渴望去接近、关心、了解的维克多。这种过渡是体现在肢体接触中,文中和番中都有体现,从受宠若惊到逐渐适应到坦然接受,勇利仿佛一点点摊平自己与V的高度差,不再一味沐浴着V的偶像光环而是反过来尝试着回馈爱、关心与体贴。他爱他,从小就爱,并且这种爱在不断变化,最终变成那样一种灿烂千阳般的爱,温暖、开阔、无处不在、闪闪发光,他想发掘V的每个隐秘、每个角落,并毫不犹豫地传达自己无条件的接受与爱慕。这是勇利对V的爱啊。不过勇利顾着从情感上体贴地回报,也许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外部条件对V也有吸引力吧:他的谦逊的低调的漂亮。

  说回V吧,毕竟V在里面是重点刻画的角色。

  文中反复提到V的“伤口”,这就是母亲离世给他造成的伤口。母亲,是他滑冰最初的原因和一直的动力,他之所以在她去世后还一直强撑,很大程度是因为那个约定:我要为你赢得所有的奖牌。那么做到了之后呢?在冰场上独自起舞,却并没有期待的那一个观众,又为何滑下去?不知道V是否像我想象中一样,在开场动作等待音乐响起时,在每个跳跃步伐旋转时,在结束后听到尖叫掌声四起时,都感觉冰场寒气弥漫,自己无比孤立无援。遇到勇利之后,他仿佛在从勇利身上偷取一些母亲曾经给予自己的温暖,贪恋那种感觉。我记得他教勇利说俄语那一幕,他教他说:“Moy Solnishka”——“我的太阳”。当勇利说出这个词时,我也和V一样内心震动了一下。仿佛是一个环的开头和末尾咬合在一起,母亲和勇利说的两个词把过去和现在衔接,母亲与勇利的形象重合了,记忆在阳光下复生,却在悄然愈合。那句“Moy Solnishka”是自己唯一在意的称赞和滑冰的理由,它随着母亲而死去了,却在勇利身上重生,带着活生生的温暖,似乎在暗示新的开始。同时,勇利念出的也是V心中对勇利的昵称,勇利是V心中的太阳。但是中间这许多弯弯绕绕只有V才能明白,而回忆依然残留痛感,所以他的心受到撕扯,伤口也没有完全痊愈。但是勇利仿佛明白什么。当两人一起离开时,他“离维克多更近了一点,手时不时擦过他的。”这里读者应该会明白,两人都想要牵手,但是他们没有。不过对此刻的他们来说,这种碰触与牵手没有很大的区别,不是吗?

  来到很关键的结局:母亲忌日。这里提到V没有去给母亲扫墓,也许原因是因为他远在日本,但是他真的会仅因为地域原因不去给深爱的母亲扫墓吗?从YURI的短信看出来,往常V会飞回去。可是V没有,为什么呢?我觉得很简单:因为他累了。因为他无法应对每年一次痛苦的重现,因为他背负这悲伤很久,不确定有没有余力再经历一次那种悲痛。他在日本游荡,日本是他的盾牌,隔离那个有母亲有痛苦的俄罗斯,就好像勇利也是他的盾牌,用温度和光来暂时缓解悲伤。他喝得大醉然后去滑冰,他需要一种终极的释放,能把紧闭的闸门全部放开、把回忆和执念远远放走。花滑一直以来有双重角色,一个是释放,让他把自己所有情绪升华转化成颠倒众生的艺术、取得至高的成就,另一个却是禁锢,让他在内心充满混乱痛苦时完美地滑出一套节目,用成功来割裂他的迷茫与悲伤。他的内部在销蚀、崩溃,可是他一如既往地完美,久而久之这种完美形成一层壳子、一种麻木,让他窒息。所以喝醉了酒后他不停挑战高难度的三周四周,直到自己终于摔倒,不停摔倒,滑得一塌糊涂。这就是他要的啊,把自己所有伤痛都外化出来,释放到实打实的跌倒晕眩和痛感之中,他回到了那个需要母亲扶持的幼年。某种角度来说,他从未脱离那个需要母亲搀扶的小男孩时代,只是他高超的滑冰技术掩盖了这一点,所以母亲去世后无论他撑多久都会再度倒下,而这一次,没有人来搀扶他,他也就不会站起来了。他的悲伤和回忆把他淹没在冰场的中心。

  勇利来了。

  这一次他没有像上次哭泣时那样把他推开。勇利不是他的 Solnishka吗?

  “我好冷。”他说。

  “你想要离开冰场吗?”勇利明白。

  而这里,V表达了自己心底深处最强烈的愿望:

“不,”他说,“我想滑。”

  他想滑下去。因为这是他的生活而不是母亲的生活,因为他已经背负那个过往太久,因为他本还有许多可以去争取去体验,因为他还有希望和愿望去实现···因为,他真的还想站起来,只是他需要一种力量。

  勇利和他并肩滑着。他真的站起来,滑下去了。这标志着一个过往的结束。

  V当时哭得并不美,哭得像个小孩子,甚至想要遮住自己的脸。勇利紧张地想要退开,而V紧紧抱着他,慌张地说“别走,别走。”这大概是V人生中最私密最脆弱的瞬间,而他充满眷恋地挽留勇利,让他完全进入自己的生命,进入最秘密的这个他。“我在这里。”勇利说。此刻,勇利也产生了变化,他终于完全地参与了V的一切,他终于能够给出自己能给予最坚实的支持。他们在冰场上紧紧相依偎,那些孤独的寒气再也无法侵犯了。他们要这样并肩走下去。

  最后是个甜蜜的小尾巴。我在评论里就说了,这是最完美的,而两人心照不宣,就像V所说“等这一刻等了很久”。你在等待一个人,因为你知道他会来。V问“你为什么这么紧张?”他知道答案而在期待回答的方式,勇利说“因为这个。”他知道V知道自己的答案,他只是在挑选最恰当的方式——一个吻。这对于两人,是个完美的仪式。

  勇利是V的支柱,他的阳光。他是他的现在,也会是他的以后。

 

 

 再次感谢太太的翻译,我还没来得及看原文,但是能接触到国外这样的作品真是万分感激。而且注释显示出太太认真严谨的态度,评论里太太也很上心地讨论,这真是一个读者能期待的很多很多。不知不觉写了特别长,我觉得已经不只是对那篇文的感想,还有许多对这个CP本身的感想。无论有多少人说这就是官方卖腐傻白甜,我都觉得,这两人挺好,非常好。

  


评论
热度 ( 57 )
  1. blueblu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Марина 2
    评论存档

© Марина 2 | Powered by LOFTER